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国内新闻

《武林怪兽》过后,香港武侠电影只剩弹丸之地

2019-01-25 15:01送18彩金编辑:admin人气:


1

当下香港和内地电影的进一步融合,曾经在《无间道》三部曲中名声大振的刘伟强导演南人北上,寻求更多发展可能;无奈近几年因水土不服、文化差异等缘故,这位曾经的天才导演并未取得应有的轰动。前几年翻拍了原邵氏《血滴子》而折戟沉沙后,后续的《澳门风云》系列虽票房大卖,也同样未能挽救刘伟强电影质量江河日下的颓势。

刘伟强显然是有武侠梦的,无从《古惑仔》中的现代帮派江湖展现,还是《风云》中的武侠异世界勾勒,江湖情义和道义秩序是他电影的内核所在。直至在《无间道》中的正邪界限被进一步拆解后,这让他登堂入室,踏入香港顶级导演行列。对犯罪片的掌控和拿捏也让刘伟强的风格变得冷峻和犀利,无奈在犯罪这条路上顺风顺水之时,跨类型对喜剧片的尝试,却成为了他后续电影失控和崩塌的关键。

烂片效应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从《血滴子》推导至《武林怪兽》。在《武林怪兽》中,我们看出了刘伟强给予把侠义传递给观众的迫切感,无奈在怪兽、魔幻和喜剧等各种调味品的冲击下,电影宣扬的主题被撕得支离破碎。最终男主角封四海以说教的口吻陈述江湖道义时,在一片插科打诨和嬉笑怒骂中,强行插入的毒鸡汤被观众的笑声淹没。

2

在香港武侠电影发展了半个多世纪,直至今日陷入了一个死胡同。随着武侠正剧的吸金能力减弱后,另类拆解的喜剧武侠却俨然成了主流。无奈当固有经典被多次戏谑和翻拍时,创造的源动力匮乏之势无可逆转,在观众笑声的背后,武侠电影已无太多可能性。观众在电影院屡次对武侠喜剧产生视觉疲劳之时,后续票房的扑街、口碑的下滑及新项目的偃旗息鼓已不可避免。

《武林怪兽》是典型的一部喜剧武侠,在尔冬升的监制下反而呈现出另类的戏谑。正剧和闹剧的不兼容、武林和朝堂的不兼容、武力值间的巨大落差,甚至人物角色的崩塌皆让电影的核心价值无法被树立,核心思想未被完好传达之外,额外元素的大量堆砌更淹没了若隐若现的主线。

其实《武林怪兽》的扑街完全可以借鉴去年徐克和袁和平的《奇门遁甲》,《奇门端架》在一片惨淡中收场后,这部电影却步了前者的后尘。两部电影皆在中武侠之外增添了武力之外的不稳定角色,未知物的闯入不但未化解本身片段的无聊,而角色能力的失控却破坏了江湖秩序的平衡。毕竟在《武林怪兽》中武侠只不过是一道摆设,徒有其表、未见其髓。

武侠本应该是被端起来的,一个严肃的江湖才配得上真正的武侠;显然这部电影从开始到结尾并未给武侠正名。《武林怪兽》或许只借了一个武侠的外壳,在开端效仿了《碧血剑》的壮志豪情,江湖侠客和各大门派纷纷出山涉险、对抗官府,并加入到义军反抗的洪流中。可在利益至上的观念下,“侠”被金钱拆解的体无完肤,一道官府的通缉令便可让侠迷失心智,这即非侠客之本心,更非江湖之道义。

无奈在叙事崩塌后,中段便以喜剧段子串联起随后的大量情节;在尔虞我诈和互相算计中,人物的浅显和单薄显露无疑。无论是陈学冬的甄剑也好,还是包贝尔的武柏也罢,其微弱的正义感只是在极端环境下才被迫显现;而侠之本心却无法在电影中寻迹。最终喜剧无法让结局自圆其说之时,魔幻生物的登场发大招让一出闹剧草草收场。侠本该是救民于水火的:可最终室内对决变成了为已似斗的情感诉求,家国道义沦为私人恩怨,在明末社会变革的大背景下,《武林怪兽》的结局显得小了太多太多。

3

表面上是一部电影格局,实则展现了香港类型电影的整体气象。随着90年代香港电影的衰败,武侠电影亦不可避免;北上的刘伟强在未取得应有发展机遇时,生存空间狭窄被进一步压缩,这也促发了他在喜剧和武侠间寻求新突破,无奈在羽翼未丰的有限空间内,创作出的电影亦无法展现出一部武侠片应有的底色。而随着新派武侠小说大家的接连逝去、当下武侠原创IP的持续羸弱,香港武侠电影的质和量皆处处受制,显然《武林怪兽》则是在大环境下的牺牲品。

庆幸的是《武林怪兽》展现了诸多向经典电影致敬的桥段,包括客栈情怀、甘十九妹装扮、鳌拜式逼针大法、类《东成西就》的内力比拼,还有武功绝伦的无敌太监,这也算是给港片迷们仅有的一点心理宽慰了。

在金庸先生10月底离开后,真正的武侠或许只能存活在记忆中了。

(来源:http://hgwzgut.cn

  •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,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,送18彩金所有。
  • 如涉及侵权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

返回首页